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真武山陵园 > 真武山殡葬服务

真武山憩园公墓:如何消除殡葬暴利,让逝者有尊严?

2020-06-14 10:22:40
清明将至,多年来广受诟病的殡葬垄断、殡葬暴利等问题再次进入公众的视野。从2003年开始,殡葬业已连续数次进入“中国十大暴利行业”。有媒体称,殡葬业的利润率甚至远远高于房地产业,收益最高的会是成本的10倍到20倍。然而,民政部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全国只有约三分之一的殡仪馆盈利,这与人们的直观感受似乎完全相反。

“清明时节雨纷纷,丧葬之人欲断魂。”清明时节,网络上流传的这段“顺口溜”,是人们对殡葬业暴利积怨的一种真实写照,“葬不起”背后透射出心酸的民生悲情,“死不起”已然是社会之痛。

各地殡葬价格“水涨船高”,殡葬业连续七年进入“中国十大暴利行业”,究其根源“一家垄断、缺乏竞争”,从另一方面说明殡葬行业管理监管缺失,可以说,监管空白与无力是造成殡葬行业暴利链条形成的重要原因。像几十元成本的骨灰盒能卖到几百元,有的甚至数千元。在深圳市殡仪馆,绝大多数骨灰盒价位都在1000元以上,高的超过了4000元。“天价骨灰盒”似乎只是冰山一角,各地“天价墓地”却屡见不鲜。特别是近年来,一些地方出现了墓产商‘捂盘’及炒墓现象,致使部分墓地贵于房价,让人惊叹,公墓价格年年上涨,已是不争的事实。

时下,殡葬服务已形成“三点一线”的完整链条,从医院到殡仪馆再到墓地的,有上游,有下游,中间的更是层层加码,价格不菲的墓地,加上名目繁多的殡仪服务,让百姓叫苦不迭,难怪有网友感叹:以前是读不起书,看不起病,买不起房,现在连人都死不起了。

毋庸置疑,殡葬行业存在某些垄断现象及暴利行为,一方面与行业管办不分的格局分不开;另一方面,由于行业竞争不足造成的。也就是说,垄断属性决定了他们拥有定价权,竞争不足,导致了行业垄断之风愈演愈烈。因此,在如此集中的管理与垄断的权利下,殡葬业逐渐形成了“你不火化,我罚你”,“不在我处火化,无他处”,“不在我公墓区葬,没处葬”的现状。由此看来,推进殡葬改革,打破行业垄断,规范中国殡葬市场,让殡葬行业回归公益,迫在眉睫。

民政部近日下文,要求各地以减轻群众负担为出发点,逐步实现殡葬基本服务均等化,民政部今年还将力推地方出台惠民殡葬政策,减免困难群体的基本殡葬服务费,如河北的迁安市、唐山市的丰南区、河南的栾川县已开始实行“政府埋单”基本殡葬服务。

尽管殡葬事业已经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但是近年来,“死不起”、“殡葬业暴利”等相关报道仍屡屡见诸报端,百姓怨言四起。笔者觉得,消除殡葬暴利,打破行业垄断,除了政府部门加大公共财政投入外,首先,民政部门必须做到政事分开、管办分离;其次,引入市场机制,让社会资本参与行业竞争,推进行业向多元化方向发展;再次,通过立法规范人们殡葬行为,明确政府在殡葬行业中的职责,加大对各种违法违规行为惩罚,特别要加大民生问题监督问责机制,只有多管齐下,才能使殡葬管理工作真正走上有法可依、有章可循,法制化、规范化的轨道。

另外,针对“炒墓”、“捂墓”等现象,引入社会监督,促进殡葬行业信息公开透明,以及在全社会倡导“文明、节俭、绿色办丧事”、“厚养薄葬”的理念,也是必须。

“慎终追远,民德归厚”,殡葬不仅是个体生命终结的仪式,也是家人、亲属表达对逝者哀悼追思的方式,更是一种历史文化传统与民生情结。活得要有尊严,死后要有其所,这是现代文明社会的基本要求。殡葬是关系到每个老百姓的民生问题,然而,殡葬业暴利的种种乱象让我们看到了殡葬管理方面社会缺乏的人文关怀。

以民为本的社会不仅要以民生为本,而且也要全面正视民生。给逝者以尊严,让每个人都能有尊严地死去,是我们生者的职责,也是社会的体面。理顺殡葬管理体制,使殡葬的乱收费和高收费现象得到遏制,让其充满人文关怀,回归到理性的“逝者安息”上来,这不仅是有关部门需要反思,也需要每个人去正视,这既是对逝者的关怀,也是对生者的安慰。